死的自由,活的权力

ALS患者的自杀事件

最近日本爆出这样一则新闻。一名ALS患者,随着病情的恶化,每天所有的活动都需要人照顾,最后忍受不了这样的生活,委托两名医生做了安乐死,其中一名医生收了100多万日元。现在事件被曝光,两名医生被起诉杀人。

听到这个新闻时,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判断这个事。医生错了么?患者错了么?如果有人错了,那么错在哪儿了?如果没有人错,那么这个事情的关注点应该哪里呢?想分别从患者和医生的角度分析一下。

ALS,国内说的渐冻症。患者一点点失去对身体的支配能力,开始是行走,抓拿的动作,慢慢的甚至不能说话,不能吞咽。这个病残酷的是,身体机能丧失,但头脑却没有变化。神智清晰,智商正常。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处境,但却无能为力。想象一个人的吃喝拉撒睡都要别人照顾,离开人,不能完成任何工作,甚至无法和人顺利的交流。这时候恐怕已经没有作为一个人的尊严了。我们虽然希望这样的人仍然可以坚强的活着,但是我们却没法强迫一个人坚强。当本人决定放弃活下去的话,那么再怎么劝也都是徒劳的了。想自杀的人,总会想办法结束自己的生命的。可是这个病却让人没法自己结束生命。求生不能,求生不得。最后,不得已找了医生,来结束自己的痛苦。从这个角度来讲,患者脱离的痛苦,对她来说可能是一件好事吧。

从医生来讲,估计是了解这个病的痛苦,可能也是本着为了让患者解脱,所以施行了安乐死。总的来说,患者有这样的需求,医生提供了这样的服务,收取了双方认为合适的费用。如果把这个事儿当成一桩生意来看的话,好像并没有什么问题。

只是这件事涉及了人命。是不是说只要争得了本人的同意,就可以夺取他人的生命呢?生命是个很特别的东西,是需要最大限度尊重。就算是得到许可,也不可以去终止一个人的生命。这么看,好像医生确实做了越界的事情。

在这个事被爆出来后,网上开始有人说日本应该把安乐死合法化。面对这样的声音,日本一个ALS患者说了一席话。他说,与其去讨论赋予人死的自由,不如去思考如何保护活的权力。不管是怎样的残疾,罹患怎样的疾病,都能有想活下去的的勇气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